主页 > Q会生活 >21岁男被压制疑失去意识仍被拖行 警:因应近月多次有人「抢犯 >
21岁男被压制疑失去意识仍被拖行 警:因应近月多次有人「抢犯

2020-08-10


警方周二晚(3日)太子站的拘捕行动备受争议,包括拖行一名怀疑失去意识的被捕男子,以及拒绝现场的急救员进行救治。警方在例行记者会上解释,是为了被捕人士的安全以及因应近月多次「抢犯」的情况,警员当时是希望将被捕人带到安全的环境。警方又指,对于自称救护人员的人士「无从稽考」,而当时已接受相关人士的一些建议,包括脱去外衣和护甲,而警员在在消防处救护员到场后,也解开被捕人的手扣。警方说,该男子在救护车到场前有意识,能清晰对答。

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称,周二晚上有港铁职员和市民报案,有人在太子站内涂鸦售票机,警方之后当场拘捕一名男子,惟男子欲逃脱,故警员以适当武力将他压制,然后锁上手扣。

根据现场警员提供的资料,李桂华说:「有啲自称係救护人员的人可以上来帮忙做检查,同事当时容许佢哋咁,当时听到佢(被捕人)解答当时的情况,即係有意识、有回答,直至到俾佢上救伤车,离开现场去医院亦都係清醒、有对答。」

李桂华补充道,在晚上11时16分拘捕该名男子,直至11时23分,救伤车将他送院,而这7分钟间,有三名自称救护人员的人士表示可以提供协助,而警员曾经见到该名男子可以清晰回答问题。

警察公共关係科高级警司江永祥表示,警方在处理被捕人士时,对于判断自称救护人员的人士会感到困难,「被捕人士的保安係我哋好关注的重点,我哋亦都无从判断个啲自称医护人员的专业资格,就算佢俾到专业资格查核,佢救治的时候真係会令到伤势有进展定係有咩意外,究竟个责任谁属呢?」他说,警员一般会等待救护车的救护员到场。

至于曾有在场救护员要求解开被捕者的手扣,江永祥重申,对于自称「救护人员」的人无从稽考,故不能贸然解开手扣,但他说,当时警员亦有接受相关人士的建议,包括脱去被补者身上的外衣以及护甲。江永祥续说,在救护车的救护人员到场后,警员已应要求解开手扣,而该男子在救护车上亦能够清楚讲述个人资料和受伤情况,江永祥引述医管局称,该名受伤被捕男子情况稳定,与坊间所指的「断颈」的严重伤势不吻合,但现时未取得有关人士的伤势详情。

至于为何拖行怀疑失去意识的被捕人士,江永祥说,警员拘捕该人后遭到过百人包围,为了被捕人士的安全起见,故将他带到控制室室内的环境,「实在有太多情况下,当我哋作出拘捕后,係有人来抢犯,同事当时係安全、保安同埋呢个人士的伤势,已经係尽量作出考虑、平衡。」他反指,如果过去两个月从来没人试过「抢犯」的话,相信警员会安然留在现场。有记者追问,是否代表警方可以无视被捕人的伤势,江永祥仅称,「无论拘捕过程、施救过程,所有决定都係多因素考虑,我唔喺到特别太重複。」

但众新闻记者翻查新闻直播片段以及现场市民拍摄的片段,与江永祥和李桂华所指的情况有出入。其中一段约3分钟的网上影片拍到,该名男子被警员制服倒地,他当时戴头盔、身穿护甲,被制服初期,该男子曾大声叫喊名字以及身份证号码,之后一度怀疑失去意识,当时围观的市民并没有起哄,当警员试图抬起他上身将他拖行时,围观者开始叫骂,片段中有声音向警员指出「无哂反应唔好郁佢」、「唔好搬佢」、「有无搞错啊?无知觉就唔好郁佢啦。」但警员仍将他拖行数米,至车站控制室的门外,这时候围观的市民起哄,并包围住该批警员。

另外,从《苹果日报》的直播片段中(约2小时15分30秒开始),记者抵达太子站内已经见到警员和被捕者在车站控制室门外,被多名市民包围,片段见到有三名身穿急救反光衣的人在旁,大约14分钟后(约2小时29分29秒),有三名身穿消防制服的人到场,综合网上片段和直播片段,由警员制服该男子至消防员到场,总共至少17分钟,并非如李桂华补所说,由拘捕至消防处救伤员到场之间仅7分钟。

当时在场的义务急救员事后接受《苹果日报》访问时说,事发时见到警员抬起该名被捕男子时,该男子双脚无力,上前检查后发现对方有气促,亦怀疑其颈椎有骨折的情况。该名急救员担心对方开始陷入昏迷,希望警方解开手扣以量度血压,惟警方不愿意。

李桂华指,该名被捕男子当时身上搜到弹叉、警棍以及怀疑烟雾弹等物品,经调查后所得,他涉嫌于7月1日立法会进入或逗留立法会会议厅内,正被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通缉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